中美政治体制的共同秘密(下)

2019-04-20 22:28

中国:三位一体+五权分工

新中国的缔造者们也曾怀着真诚的理想、信仰追求民主,毛泽东甚至认为藉助民主就可以跳出历史兴亡的周期律。为此,民主不仅在理论上被无限美化和推崇,还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54年),最后又突破宪法和体制的约束,在文革的大民主中走向狂热和破灭。改革开放之后,政治理想重新回归政治理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年)取消了文革式的大民主,重新把民主纳入"党的领导"之下。走过七十年的岁月征程,先后制定了四部宪法,经历过文革和改革的双重淬炼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正在实践的磨合中以增量改革的方式不断走向成熟。

当下中国政体的主要问题聚焦在如何处理好中共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三者之间的关系。中共的领导体现了专制的原则,以保障政治效能;人民当家做主体现了民主的原则,以稳固政治根基;依法治国体现了法治的原则,以确立政治规则。专制-民主-法治的三位一体构成了中国式的共和制。三者之间既是三足鼎立的关系,又起到相互制衡的作用。专制与民主相辅相成,这就是民主集中制。

在西方,法治历来是平衡专制和民主的约束性力量,可以防止它们由好变坏。通过法治的规范可以对党与民形成双向制约,一方面防止民主走向无法无天的暴民政治,另一方面防止专制蜕变为暴君和暴政。对于一个良治政体来说,暴民和暴君都要防范。当下三者的平衡关系尚未定型,主要是专制的力量太强而民主与法治的力量太弱,未来三者之间的关系应该从目前的等腰三角形变成等边三角形。

中国由于是单一制国家,不存在美国联邦制的双层主权结构,故人民当家做主即主权在民,中共领导仅是治权在党。从宪法上说,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中共只是公仆,二者是东家与大掌柜的关系。这种主权与治权的分离,孙中山早有论述在先,其"权能分治"的思想便主张主权在人民而治权在政府,共产党在实践中恰好落实了这一思想。

中共的领导本质上是精英治国,人民当家做主则是庶民参政,精英与庶民之间达成共治,这就是民主集中制,也就是人-民共和。在古汉语中,人指大人君子,即精英;民指庶民百姓,即大众。国号中的"人民共和国"正好可以理解为精英与大众的共治和合,也就是国旗是一颗大星与四颗小星的关系。至于依法治国代表的则是主权和治权之外的法权。法权是主权意志和治权经验在历史中的凝聚升华和积累沉淀,体现了历时性对共时性的平衡交叉,对于保证一个政治共同体的历史连续性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三位一体之下,则是具体的五权分工。经过2018年的修宪,五权分工体系已基本成型。所谓五权,即立法权、行政权、军事权、司法权和监察权。立法权在人大及其常委会,行政权在国务院,军事权在中央军委,司法权在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监察权在国家监察委员会,中共中央则高居其上,统摄五权,总揽治权。

五权分工与三权分立的区别就在于,三权分立彼此之间无统摄关系,各自独立行使权力。五权分工则权出一门,在法律上都来自于全国人大的授权,在操作上都要接受中共中央的统一领导,都要向中共中央报告工作。这与治权在党的总原则也是一致的。过去人大之下分为一府两院,如今则是一府两委两院,两委皆是党政合一,军委本身就是两块牌子一套机构,国家监委则与党的纪委合署办公,两委都不需要向人大报告工作。

通过比较我们发现,混合了多重要素的共和制而非单一的民主制,才是中美政治体制的共同秘密和总体框架,也是二者得以成功治理他们广土众民之超大国家的制度秘方。民谚云:"大哥别说二哥,脸上麻子一样多。"中美两国在民主问题上都没资格指责对方。至于那些陷入民主化泥潭的失败国家,倒是可以从中美的共同成功经验中借鉴共和智慧,走出民主的迷思。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44期名家栏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