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柳暗花明”?

2019-06-26 03:16

香港凭借着在中国大陆与海外的转口贸易中获得经济的全面发展,但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全面扩大,这种优势的地位逐渐的下滑并丧失。以至于香港爆出任何的问题,都能让绝大部分的香港民众暴走。当然,香港也不非要在转出口贸易的一棵树上吊死,只要寻找到新的“金刚钻”,还是会有新的“瓷器活”。

这就好比是一个公司发展进入了瓶颈期,如何在面对时代的洪流中顺势脱颖而出?成功转型则是关键。

例如,同样是摄影胶卷起家的公司,在数码照相技术崛起的时代,富士和柯达则是具有对比性的案例。富士凭借化学制剂方面的基础,成功进军化妆品行业,如今成为行业内的巨头。而柯达则选择了出版印刷行业--被电子信息挤兑的夕阳行业。于是柯达的转型举步维艰,最终在世界经济危机中被一网打尽。

所以,香港如何成为“富士”而非“柯达”。其转型的关键,是寻找可以立足于香港当下的现实情况,可以做大做强的的朝阳产业。

首先,所有的低端产业基本上毫无前途可言。香港四大富豪之一的李嘉诚是靠塑料插花生意起家的,而这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轻工业,也是各国家和地区产业升级的第一步。但是,在李嘉诚发家之后,就将目标转向了房地产行业,操纵着香港的土地价格一路上涨。而居高不下的地价却是工农业行业发展的致命之处。毕竟没有几个企业的利润能够负担的起如此高涨的用地成本。所以,除却少数小而精的高科技工业,大部分工农业企业早就关门大吉。

当然,工农业萎缩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产业升级的自然规律。当一个社会逐渐发展,人均工资自然水涨船高,需要维持低薪才能盈利的低端产业在面临高额的用地成本之余,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无疑加重了企业的运营成本。简而言之,产业升级是单行线,注定了没有回头路可走。

所以,香港的出路还是在第三产业,并且还是第三产业中对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并不敏感的行业。

显而易见,今天的中国大陆是个比香港更辽阔更活跃的市场,如果一个产业能够轻易的转换市场甚至是举家迁往大陆,那么香港自然而然就流失了数目相对可观的资金和人才。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香港红极一时的娱乐产业。大多数香港籍的明星大多远走大陆走穴,捞金,至于今天香港的发展如何,似乎也漠不关心。而曾引以为傲的香港电影,走过了辉煌的90年代也逐渐的没落。所以,不易搬迁的行业对香港来说尤为重要。

与此同时,目标产业必须能够吸纳相当可观的劳动力数量。作为拥有七百万人口的香港,只惠及极少数人或者是让几个人暴富的产业注定成不了支柱产业。毕竟,任何一个只由少数超级富翁和广大贫民构成的社会注定不会稳定,又何谈发展?富翁坐拥千万豪宅并从中牟利,而普通居民大多连基本的居住条件都无法得到保障,这样的产业(房地产)注定是畸形的,而畸形产业能够长久的繁荣发展,对香港整个社会的发展也无益处。

综合上述的几个考量因素,不难看出这些因素之间存在着矛盾关系。在香港,一个产业在吸纳大量劳动力的同时,必然背负上沉重的人工成本,最终只会导致竞争力的下降。

而这,就是摆在香港面前的两难选择。

当然,香港的转型不是说不能成功,但是任何的转型都是需要经过痛苦的调整,牺牲,承担难以预估的风险。对于香港而言,稳坐家中日进斗金的时代已然消逝,如何在迷茫中寻找到继续向前的道路,不仅需要香港民众的耐心,也考验着香港政府的决心,更彰显着中国政府的智慧。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