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看香港,到底看到了哪个香港?

2019-06-26 04:04

过去一段时间,因为香港反修例大游行,“成就”了一些爆款文,其中《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放在五年前看到这篇文章,应该会被轻易说服并拍手称赞,因为就我个人而言,五年前占中前后才第一次去到香港,才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座城市。但放在今天,在与香港频繁接触之后,却对该文有所保留,尤其是文章字里行间的傲慢,实在让人很不舒服。

文章作者一上来就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因为有在香港读书的经历,我曾经写过很多关于香港的文章,旨在消除我们对于香港青年的偏见,我不止一次说过,我接触过很多香港青年,他们真的不是坏,他们只是蠢而已。”

基本读完第一段,大概猜到,作者只是想要蹭热点搞篇爆款文,压根儿没有真的想“消除对于香港青年的偏见”。毕竟如果真的想消除偏见,不应该一上来就扣一顶大帽子,并不由分说给对方贴上“蠢”的标签。

不知道香港读书的经历改变了作者什么,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没能教会作者什么叫“同理心”。

对于今天香港面临的问题,很多人用或诙谐或郑重的方式都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什么国民教育失败导致的认同感危机,什么回归之后未完成去殖民地化,什么地产霸权绑架香港经济,什么贫富悬殊导致的阶层固化,这些都是切实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然后呢?问题被不断重复,谁也不能给出切实的“方案”。反而在“问题”不断重复的这些年,香港的形势越来越糟糕。

从香港看香港,好像永远只能看到中港矛盾和冲突,永远都是年轻人看不到希望的怨气和怒气。可从中国看香港,甚至从世界看香港,如果只是看到“蠢”,看到“上一次街、游一次行,就能获得一些虚伪的满足感”,那么只能说盲人摸象般只摸到了一部分。

就像《心灵捕手》里那段经典的话说的——“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么。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张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他与教皇相交莫逆,和他的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但你知道西斯汀教堂的气味吗?你没试过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吧?你肯定未见过吧?如果我问你关于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发说出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内心真正的喜悦。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大可以向我大抛莎士比亚,背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像你求助。”

同样地,面对反修例这场百万人大游行,很多在纸面上激扬文字的人,可能压根儿没有去到现场,也没有尽可能切换立场想哪怕一秒钟,这些走上街头的年轻人,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香港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暴力毕竟是很小一部分人在搞,大多数港人还是依然守护着香港的核心价值。

香港这座城市一定是复杂的,复杂到明明大家都看到了她的“病因”,可就是开不出有效的“药方”,复杂到不管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都越来越迷惘和困惑;香港同时又是单纯的,单纯到还是有那么多人以为有了所谓的“真普选”,香港就可以有希望,就可以如吞了灵丹妙药一样起死回生,单纯到以为在全球化的今天只要北京不干预,香港就能依托于高度自治权充分发挥自由资本主义的内生动力和韧性,进而走出困局。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何况一座有着700万人的城市。

站在北京的立场,虽然在“一国两制”下给了香港很多便利,也在金融危机发生时毫无保留地输血香港,用内地不少人的话来说,香港就像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但同样必须承认的是,香港不是北京,也不是上海、深圳,她的特殊经历决定了她只能是香港。所以,如何用港人能听得懂的、听得进去的话来沟通交流,如何站在港人的立场上去思考香港问题,的确是北京的一大功课。至少目前来看,很多涉港官员都还是内地思维,动不动就一副大家长居高临下的姿态。

而且这样的“姿态”,似乎正在从庙堂之高走向江湖之远,变得普遍和日常。试想一下,当我们一味地指责香港被惯坏了,一味地指着鼻子骂香港年轻人得了幼稚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其实也在犯着同样的幼稚病,幼稚到认为读读简史就可以看清香港的过去,幼稚到敲敲键盘就可以给香港的出路指点迷津。自信需要有,但当自信膨胀为自负,就又是问题了。

少年强则香港强,切莫失掉一代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